古画医者修光阴 妙手装裱换新颜

  不久前,文物修复类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。尤其是其中的古书画装裱师,凭借高超的装裱技艺,令原本已残损不堪的书画完好如初,重新焕发出艺术的光彩,更是让不少人惊叹不已。

  家住鲤中街道百源社区的俞新生是一名书画装裱大师,入行47年来,不少古今名家书画在他的妙手下得以修复。

  妙手回春

  古书画旧貌换新颜

  走进俞新生的工作室,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浆糊味。室内的墙壁上除了贴了不少字画之外,全部涂满了白色的浆糊粉末。此时的他,正聚精会神地投入一幅书法作品的装裱修复工作中。只见他将宣纸铺平于桌上,用排笔沾了浆糊之后,均匀涂抹于宣纸背面,随后,他又在宣纸背面铺上一层宣纸,再拿出棕刷刷齐。整个动作让围观者眼花缭乱,但却是十分连贯,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,几乎是一气呵成。这其实只不过是装裱的第一道工序,称为“托”,一般称“托画”或“托画心”,是指用浆糊在书画家的作品背后加托宣纸。以一件普通书画为例,从开始到完成,就要经过托心、裁活、镶嵌、覆活、砑光、配杆、上杆等7道主要工序,方才能完成整个装裱的过程。

  俗话说:“三分画,七分裱。”这句话,充分体现了装裱在书画艺术中的重要地位。从17岁入行至今,俞新生从事这一行业有47年的时间了。40多年来,经过他装裱的书画作品,恐怕数不胜数。他曾经装裱过唐伯虎、郑板桥、张大千、于右任、弘一法师等大家字画,为当代书画名家刘海粟、启功、李硕卿、黄紫霞等人的作品设计裱帧,他还是不少泉州本土书画家指定的“唯一御用装裱师”,甚至连东南亚等地的书画大家都千里迢迢慕名而来。他曾独立完成“苏州泉州书法联展”中泉州书法家全部作品的装裱工作,他所装裱的作品甚至在欧、美、日等地展出,好评如潮……而回忆起最初的学艺生涯,俞新生说,这完全是无心插柳柳成荫。

  17岁那年,俞新生通过“补员”的方式进入市纸品厂门市部,师从当时泉州著名的装裱师傅武荣先生。当时的门店,正位于人流如织的泉州钟楼附近。路过的行人看到正在装裱的俞新生,觉得十分新奇,纷纷驻足观看。而这种“围观”,令俞新生感到颇为尴尬。“装裱毕竟是需要耐心和细心的一门手艺,应该尽量排除外界的干扰。这种观赏虽然并没有什么恶意,但当时我就感到自己像是在街头卖艺一样。”俞新生说,当时觉得很不自在的他,曾经提出要调换工种,希望能够进入厂里工作。但家人劝他,相比于在厂里与机器打交道,手工装裱这门手艺更加难能可贵,也更有意义,还能够提高书画审美价值品位。

  经过一番内心斗争之后,俞新生最终还是留了下来。如果没有当初的这番顿悟,泉州本土或许将从此少了一位重量级书画装裱大师,而许多年代久远、出现破损的珍贵书画艺术作品,或许将无法得到妥善保管和传承。

  沉浸其中

  装裱中尽享艺术之美

  近年来,随着科技的发展,现代机器装裱技术似乎越来越常见。这让人有了这样的担忧:书画装裱师,是不是有一天也会被机器所替代呢?“机器装裱和手工装裱,有着本质的不同。机器装裱过的字画,日后将无法再次进行翻新,而这一弊端,对于名贵字画来说是致命的。”俞新生说,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,他在装裱过程中,自己买布来做花绫,绝不使用化纤材料,就连装裱过程中用的浆糊,都是自己亲手熬制的……

  如今,俞新生已经六十有余,本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,他却依然每天坚持书画装裱。“如今,书画装裱对于我来说,已经不再是一项工作了,而是一项生活必不可少的乐趣。”俞新生笑着说,作为一名书画装裱师,最大的乐趣就是在装裱过程中,他能够欣赏到许多名家字画,从而提升审美水平及对艺术的领悟力。长年累月与书画作品打交道的他,甚至成了一名专业的古书画鉴定大师,通过笔法、笔墨等细节,他往往就能知晓作品创作的年代、创作者,判断其艺术价值……

  也正是因为有了审美的认知和艺术的熏陶,俞新生不再是单纯地做一个沉埋于粽刷和浆糊之间的匠人。对每一幅书画作品,他在动手进行装裱之前,都用心思考,在绫、绢、锦的选用、托染,对冷暖色的运用,直到方裁、四裁的长短,他都要细加揣摩,力争做到装裱形式与作品的内容相融合。

865棋牌: (http://www.outeisaw.com/a/shehuixinwen/ghyzxgy_mszbhxy_503.html):古画医者修光阴 妙手装裱换新颜

上一篇:家在鲤城
下一篇:多灾多难不言弃 坚强母亲最美丽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